学术科研
学术科研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寿光博物馆 > 学术科研 > 学术科研

麓台谈“薛” --公孙弘里籍考略

信息来源:王德明  发布日期:2018-02-09
 
 各位领导、各位专家及同仁:

非常荣幸与大家齐聚浮烟山下,麓台之侧,谈文论学,齐拜名师。我相信对大家来说,这是人生经历中一个非常重要的时刻;同时,也必将对潍坊文化文物事业的发展,对麓台文化的传播与传承必将起到促进作用。

说来惭愧,在此之前,我对有关浮烟山及麓台文化知之甚少。唯有在读有关寿光的历史人物传记之时,见过关于西汉布衣儒相公孙弘葬于麓台的记载。然一扫而过,未加在意。今临近聚会,方知应以浮烟山与麓台文化为题,需轮流发言,不胜惶恐。始查阅相关资料,方知麓台书院原为文人治学圣地,薪火相传之所。被汉武帝封为平津侯的公孙弘,年轻时就曾在此读书。元狩二年(公元前121年)三月,公孙弘以八十高龄卒于相位。卒后,青铜铸棺,葬于麓台。明时刘应节建“麓台书院”,诸多名师大儒在此任教。今书院虽已不存,其教授课程虽已经学为主,然其“重道讲礼”、提倡“学术交流”的治学学风,即使在今天也仍具有重要现实意义。

既然谈到麓台为公孙弘之墓冢所在,那么我就以此为题,简要谈谈公孙弘的里籍问题。若有谬误之处,还请方家指正。

上古时期传说人物的里籍问题,多靠后世文献一鳞半爪的介绍以及诸多牵强附会的解释,甚至是通过一些纪念性建筑、墓葬等来伪证;再如贾思勰这等以文传人的农学巨匠,里籍问题也主要通过对其著作细节的研究,给出一个相对模糊却始终令人难以信服的结论;除非有重大考古发现,则始终如悬案般难以令人信服。而关于公孙弘这样有传的人物,其里籍问题本来应该是没有多少疑问的,因为《史记》记载的很清楚:

“丞相公孙弘者,齐菑川国薛县人也,字季。少时为薛狱吏,有罪,免。家贫,牧豕海上……”。

可是问题出在《汉书·地理志下》有关菑川国的记载上:

“菑川国,故齐,文帝十八年(公元前162)别为国。后并北海。户五万二百八十九,口二十二万七千三十一。县三:剧,义山,蕤水所出,北至寿光入海。莽曰俞。东安平,菟头山,女水出,东北至临甾入巨定。楼乡。”

这里提到了菑川国所辖三县“剧、东安平、楼乡”,并未提到“薛县”,这与西汉政区的设置和废弃在二百年间的变化有关。西汉时期,郡、国之间,郡、国及下属县邑之间,其变动与设废,时有发生,不能脱离一定的年限而笼统地进行罗列郡国所辖的县邑。否则,极易引起混淆和谬误。《汉书·地理志》在为我们提供了大量可贵的地理信息的同时,其在讲述郡、县、国相互关系时,时常出现将不同年限的资料混合的情况,因而出现了很多与事实矛盾的地方,给后世的而研究工作增添了很大难度。

不过从《汉书·高五王传》相关记载看,汉宣帝五凤年间(公元前57-53),刘志曾孙思王终古被青州刺史以“禽兽行”之名向宣帝上奏被捕,“诏削四县”,菑川国又仅剩下剧、东安平、楼乡三县。这个记载充分说明,在西汉某个历史阶段内,菑川国所辖又不止三县,至少曾辖有七县,其中就有“薛”县。

经考证,文帝十六年菑川国所辖剧、东安平、楼乡三县,都在剧,在今寿光纪台一带;东平乡即纪国旧邑“酅”,在剧之西方,今临淄县东十里;楼乡应在剧之东方,或在今寿光田马歨家楼一带。那么作为武帝时期公孙弘的家乡的薛县,又在哪里呢?

有种说法是薛在鲁国境内。依据来自《汉书·地理志下》:

“鲁国,故秦薛郡,高后元年为鲁国。属豫州。……县六:鲁…卞…汶阳…


…驺…薛,夏车正奚仲所国。后迁于邳,汤相仲虺居之。”可见在西汉时期分封的鲁国,其境内是有薛县的。因此有部分经史学家对公孙弘祖籍是否为菑川有一定争论。

叶圭绶在《续山东考古录·卷十六》对薛县所在做了如下推断:

“《史记·公孙宏传》齐菑川国薛县人也,《汉书》同,唯无齐字。《前录》云薛属鲁国,《儒林传》言薛人公孙宏是宏審为薛人,上言齐菑川者误耳。按:凡字之误,或音近而转,或形近而讹,鲁字与菑川二字传写称述断无相讹误之理,况菑川上又有齐字耶!考本传,称宏(公孙弘)家贫,牧豕海上,薛县不近海已可证宏非薛人。又云元光五年,复征贤良文学,菑川国复推上宏是。《儒林传》薛字亦是误字,顾氏反据之疎矣。《汉志》北海郡有瓡县,颜注及執(执)字。《王子侯表》‘瓡节侯息’,《史·表》作报,师古又谓即瓠字,报又瓠之讹,师古则自相矛盾。《索隐》单行本曰報县名志,属北海,《表》作瓡韦昭以瓡,为诸蛰反;《说文·玉篇》皆有執无瓡,师古以为瓡即執字,王氏怀祖谓瓡为執之讹是也。、執与薛边旁相似,執在缉韵,薛在屑韵。音复相近,盖薛即瓡之讹。瓡字诸书不多见,或竟误读作薛,或此县名音本作薛(县名不读本字各从土音者甚多),皆未可知。菑川本齐所分,故史记犹冠齐字。菑川本领七县,宣帝时始削四县,瓡县改隶北海,故《汉志》‘瓡’属北海。县北六十里有霜雪城,既濒大海,又近剧县,西南去临淄,东南去北海郡皆不远,故齐、菑川、北海三处皆可统辖。盖雪又薛之讹,霜又因雪加之耳。”

叶圭绶所说的瓡县,在《汉书·地理志》亦有载:

“北海郡,景帝中二年置。属青州。户十二万七千,口五十九万三千一百五十九。县二十六:营陵,或曰营丘。莽曰北海亭。剧魁,侯国。莽曰上符。安丘,莽曰诛郅。瓡,侯国,莽曰道德……”。

由前文可知,叶氏认为菑川国之薛县不可能哉鲁国;同时认为北海”即“薛”县;又结合地理位置及读音因素,认为霜雪城即“薛”。

不过《寿光县志》(民国)对“盐城系汉北海郡瓡县故城”的观点,是持保留态度的,认为“亦无他据,聊备一说云。”

霜雪城,亦名盐城,“雾现霜城”为寿光八景之一,今当地人讹传为双王城。近年来,双王城水库周围这里发现了包含商周、汉、金元等不同时期的制盐遗址,并被评为2008年度全国十大考古发现。但汉代遗迹仅仅发现了一些汉代瓦棱纹的陶片,但并未在此处发现所谓“霜雪城”的遗迹。

近年来,有地方学者提出了薛县可能在今田柳镇薛家岭一带的说法,这种说法虽无直接有力的证据,但也不全是异想天开。

据考古调查,薛家岭遗址在今寿光田柳镇,遗址面积约5万平方米,文化堆积厚约1.8米,遗址上采集有大汶口文化、龙山文化、岳石文化、商、西周、东周至汉代的陶片。其中采集的完整器物包括西周时期盔形器、陶罐;东周时期树木双目箭头纹半瓦当、陶豆、陶盂、陶鼎、陶盒等陶器,以及铜剑、铜戈等青铜兵器;此外,近年来也在遗址上发现过汉代陶井等。由此可见,该遗址自大汶口文化延续至东周、汉代,是一处非常重要的遗址。

据《陈氏族谱》考:太始祖原系河北省枣强县人,元末为避战乱移居山西,至明洪武二年奉诏由山西省洪洞县迁至安县大营。尔后陈百怡、陈百阳兄弟二人迁居寿光,百怡居北台头,百阳居薛家庄。至于薛家庄由来,据传为元代由薛氏立村。显然,从薛家遗址看,战国前后至汉代,这里已经是一处非常重要的中心遗址点。此地距海不远,适合“牧豕”,或为考证“薛”县所在的一处重要线索。


当然,若依次就断定“薛”之所在,也并无更加有说服力的证据。

因急就此文,且对相关文献的了解还不够充分,因此关于公孙弘故里“薛”县之所在,目前并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;需要通过对相关文献进一步的梳理以及更多的考古工作来验证。

最后,祝此次论坛取得圆满成功。

 

附件下载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