学术科研
学术科研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寿光博物馆 > 学术科研 > 学术科研

清同治杨氏“竹柏同贞”贞德碑

信息来源:  发布日期:2019-03-17
 

  清同治杨氏“竹柏同贞”贞德碑,原位于化龙镇高家庄村。2017年3月,现定居哈尔滨的李氏后人李金福、刘新爱夫妇将此碑捐献于寿光市博物馆。

  此碑碑座佚失。碑身长方形,高175、宽71、厚21厘米,石灰石质。
  碑首为浅浮雕双云龙纹图案,碑额正中阳刻“圣旨”二字。碑阳行书竖题“竹柏同贞”四个大字,笔力苍劲;上款题“敕旌节妇故处士李世英之妻杨氏”,下款题“大清同治拾壹年岁次壬申阳月  谷旦”,皆为阴刻楷书;碑身左右边框处各饰四组浅浮雕瓶装牡丹、菊花等花卉纹图案。
  碑阴为“ 荣褒节母李府杨孺人贞德志”,志文11行,满行36字,阴刻楷书;四边饰连续回纹图案。
  现点以句读,录正文如下:
  孺人杨氏,持躬端庄,秉性严明,未笄时有贤淑声。年十七岁于归世英李先生,相敬如宾,晏然作贫家妇。迨二十三岁,值糊口无资,先生不得已而出适远方,妻子之冻馁,夫岂一日去诸怀也。斯时长嗣公津方四岁,次嗣公淮未周龄,瘠田不满一亩,茅舍仅有两弓,孺人率兹藐孤,维以纺绩度日。凄风苦雨,里党咸为攒眉。而孺人铁面冰心,慨然以慈母代严父,摒当家政,历五十年如一日,为两嗣公谋婚娶、广田园,以铢积寸累之余,致粟红贯朽之富,迄今号素封家。噫嘻!先生之不家居也,竟如是;即先生之早居家也,亦不过如是。以祝前日之迍邅,非迥判霄壤哉!间尝登其堂,见夫室家蓁蓁孙曾绳绳,复为之延师课读,以振家声。虽年逾七旬,而鹤姿翩翩,仍率子媳辈勤敬姜之业不少衰,青春矢志皓首完贞,乃叹:大椿历八千岁饱经雪霜,天之蹇其遇,正所以老其材也!若孺人者,亦何歉于先生矣!维皇帝御极之八年,遍谕州县,采访苦节绅士等,摭实以闻。蒙  上宪赐字荣褒,令嗣公更冀孺人之懿德永垂不朽焉。因撮举巅末勒诸贞珉,一切粉饰之词弗敢道,懼褒也,是为志。
  邑廪膳生姻眷弟王锡龄谨撰
  古营陵庠生接三刘廷锡敬书
  
  查阅《寿光县志》(民国)中《人物志·烈女传》,无传;《烈女表》录入3506人,也未录入,不知何因。从此碑文可知,杨氏十七嫁夫,二十三岁因家境贫困难以养家,丈夫离家远走,自此未归。凄风苦雨中,杨氏将两幼子含辛茹苦地抚养成人,并逐渐成为富裕之家。同治八年,皇帝下谕要求各地将“苦节绅士”据实以报;上司赐“竹柏同贞”给予褒奖,以让后人铭记其懿德。原文在此,不再赘述和解读。从其事迹来看,杨氏在丈夫离家、两子尚幼、家境贫寒的情况下,毅然决然地承担起生活的重任,将两个孩子抚养成人;家庭也变得富有。即便以今天的道德价值评判标准看,也绝对称得上“伟大”二字。
  古代所立表彰颂扬妇女的纪念性碑刻,从形制来看,有“碑”有“牌坊”,但两者又有区别:牌坊为跨路而建,其下可行人通车;碑则立在官道旁。其中“碑”一般称为“节孝碑”或“贞节碑”。夫死不嫁谓之“贞”,善事父母(公婆)谓之“孝”,品行端正谓之“德”。因此对此类碑刻,不应随意称之为“贞节碑”,而是可根据碑文内容来命名。若碑文内容若内容重在宣导妇女守节可称“贞节碑”,颂扬“孝顺老人、抚养弱孤”的则称为“节孝碑”。此碑以“贞德”命名,重在颂扬道德品行,可直接称为“贞德碑”。从考古调查发现来看,寿光境内此类碑刻多散佚于民间,目前虽难以进行全面统计,但时有发现,数量应该不少。其中台头镇明楼村南的“薏心竹筠”碑,现已被公布为寿光市第四批文物保护单位。
  贞节碑(节孝碑)的出现,是封建礼教发展与完善的产物。秦始皇时,为褒奖巴清寡妇而修筑女怀清台;西汉宣帝神爵四年,诏赐贞妇顺女帛;东汉安帝也曾于“元初六年二月,诏赐贞妇有节义谷十斛,甄表门闾,旌显厥行”。至明太祖时,诏令民间“寡妇三十以前夫亡,守义五十后不改节者旌表门闾”;清代因之,所以表彰风化,安慰孤嫠。从碑文内容来看,其宣扬的价值观念比如“夫死妇随”、“从一而终”等思想可谓糟粕,但其中关于孝道仁义、洁身自爱、慈母精神的思想,还是很值得今人学习。
  寿光市博物馆   王德明
  
附件下载: